欢迎来到pj开元棋牌游戏_开元娱乐棋牌_开元棋牌挂官方网站
开元娱乐棋牌

天使心声

发布时间:2014-07-15   作者: 临汾人民医院


窗,随处可见,风景怡然——大都市处处可见的落地亮窗,雕镂精致的艺术之窗。

窗,常常无形——眼睛是心灵之窗,照片是往事之窗,新闻广播是社会之窗,医院是生命之窗、世事悲喜之窗……

急诊是医院之窗,而在选择护士之前我一直是窗外之人,我也曾和普通人一样窥探着窗里的神秘,想着窗里人的神奇——他们可以拂袖云天,可以主宰生死,甚至可以成为我们无可替代的信仰。

急诊有一扇窗,而现在我是驻守窗里的人,似乎我已然成了别人的信仰。虽然我不喜欢急诊室变化无常的工作方式,但是既然选择了敬畏生命,守护平安,我知道自己除了坚守信仰,孤注一掷的向前冲外别无它选。于是,我始终遵照着南丁格尔的誓言,秉承着象牙塔里“爱心?仁术”的理念,坚守着“救死扶伤”的最高信仰,在生命最娇炫欲滴处起舞,在生命最明媚与最忧伤的交织处思虑职场、感悟人生。

急诊繁忙,窗里的我们就像是一支支弹指即发的箭。我们没有时间享受快乐,消解忧伤,我们没有机会去观赏窗外的宜人风景,去倾听窗外的热闹喧哗,我们要做的只是时刻准备着。准备着在这生与死战火激扬的最前线,挽救着那些看似坚强实则脆弱的生命,准备着坚守生命最后的尊严——给予生者最绚烂的绽放,给予死者最静美的陨落。在这个承启生命的过程中,我们有过“救死扶伤、延续生命”的骄傲自豪,我们也有过“蒙冤受屈、缺失理解”的失落难过;我们曾经坚信医学的力量是神奇的、爱的力量可以驱除一切病魔,我们也曾经无奈的看着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如流星般转瞬即逝;我们曾以为自己会足够坚强,我们也曾经因为病人的离去而在暗夜里偷偷的擦去懦弱的眼泪,因为我们知道,我们是那个站在窗里的人,是那个在生命最殇处起舞的独臂天使,是唯一能为窗里的人带去更多的阳光的人,甚至我们是他人最后的牧羊人,我们需要坚强!

我是一个喜欢沉思的人,而繁忙的工作容不得我去意抒绵长。沉思的时间无疑是下班后,夕阳的余晖下,我常常喜欢站在急诊室窗外凝视窗里,抑或是站在窗前打量窗外,因为窗里窗外亦是整个人生。

站在窗外看窗里,窗里是个打翻了五味瓶的世界,喜怒哀乐,一应俱全。喜——起死回生的狂喜,大病初愈的欣喜,无病虚惊的窃喜;怒——刀剑相向、漠视生命的怒,肆意醉驾、涂炭生灵的怒,孝纲沦丧、忠义不全的怒;哀——命悬旦夕、生命残弱之哀,妙手难至、回天乏术之哀,因病致贫、因贫弃医之哀;悲——生死瞬变、惊天泣神之悲,生离死别、情愫难舍之悲,夕阳无限好、只是近黄昏之悲。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触人心弦,我想这是人生最后浓缩,也只有在这儿才能找回最真实的生活。

站在窗里看窗外,窗外还是那个世界,或许平凡,或许高傲。依旧车水马龙,物欲横流,依旧艳阳高照、夏花灿烂;人们依旧欢乐,或者忧伤。

窗里窗外,一窗之隔,悲喜两重,但同样精彩。